但愿世间人无病,何愁架上药生尘

来源:HCR慧辰资讯 时间:2018-07-10 14:35:00

最近的朋友圈被一部国产神作刷爆

上映五天票房破15亿,评分全线破9

被观众几乎零差评的口碑推上神坛

这部能让观众

“笑着走进电影院,哭着走出去”的片子就是

《我不是药神》

 

破败的街道,昏暗的小店,蓬头垢面的中年油腻男,电影一开场便迎面扑来一股颓败的生活气息。

 

一位不速之客的意外到访,打破了神油店老板程勇(徐峥饰演)的平凡人生,他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,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“格列宁”的独家代理商,收获巨额利润的他,生活发生剧烈变化。最终却在体察白血病人们的艰难处境之后,正义感爆发,冒着被抓的风险,甚至不惜自掏腰包补差价,远走印度重新为病人们找来了便宜药,成了病友们心中的“药神”。

 

《我不是药神》电影观众态度热词云

数据来源:HCR慧辰资讯旗下慧思拓媒体监测平台

 

一场关于救赎的拉锯战也在波涛暗涌中慢慢展开……

 

 

《我不是药神》被称为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电影,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它取材自真实的故事。片中程勇的真实原型叫做陆勇,不同之处在于,他本身就是一名慢粒白血病人

 

 

因此陆勇代购仿制药的初衷并不是做中间商赚差价,而是把整个渠道、购买流程和方法,写成详细的攻略,免费分享了出去,还帮那些不懂电脑和英语的病友操作。因此在病友圈里被封“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”、“药侠”等称号。

 

无论是艺术还是现实,故事的结局走向大同小异:善人义举暖人心,无奈法网终恢恢

 

 

那么,为何“药神”“药侠”救人治病会犯法,到底错在了哪里?这一切得从慢粒白血病说起。

 

什么是慢粒白血病?

 

慢粒白血病全称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(chronic myelocytic leukemia)(CML)是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,它的特点是产生大量不成熟的白细胞,这些白细胞在骨髓内聚集,抑制骨髓的正常造血;并且能够通过血液在全身扩散,导致病人出现贫血、容易出血、感染及器官浸润等。

 

粒细胞恶性增殖

 

CML的病因仍未明确,但认为费城染色体与该病密切相关,大约有90至95%的病人出现费城染色体。

费城染色体(22号染色体变短)

 

CML进展缓慢,根据骨髓中白血病细胞的数量和症状的严重程度,分为三个期:

 

慢性期、加速期和急变期

 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之后,慢粒白血病的关注度陡增,引发全面搜索热潮。而大家更关心的话题则是,这种病如何治疗

 

“慢粒白血病”传播声量时间线

数据来源:HCR慧辰资讯旗下慧思拓媒体监测平台

 

慢粒白血病的疗法

 

最初,治疗慢粒白血病唯一的选择只有骨髓移植,但仅有20%至25%的患者拥有移植的资格,其他疗法的副作用极大,30%的患者能活过第五年……

 

直到一种革命性药物的出现,才改变了患者的命运。

 

它成功地将慢粒白血病,变成了一种像糖尿病或高血压的慢性病。只需规范服药即可控制病情,效果甚至比骨髓移植更好。这也使原来的30%的幸存率,一下子提升到了近90%

陆勇最初服用的药,正是片中“格列宁”的原型,“格列卫”,由瑞士诺华公司生产。

 

 

但药虽好,价却高。当时一盒售价23500元,算下来一颗药就是200元,一天4颗就是800元。这对于工薪阶层来说,可以说是“天价”了。

 

印度仿制药之争

 

“天价”救命药令人望而却步,这也成为影片中的矛盾冲突点。

把房子吃没了,家人吃垮了”,并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

 

正版药买不起,病友们只能寻找别的出路:购买印度仿制药,因为,它的价格只有正版药的1/8。最低价位时只有200元

 

 

但仿制药的存在,从法律上讲,侵犯了正版药的专利,也就是说,病友们眼中的救命药,其实是:“假药”。

 

但据权威药业验证,真假药“临床效果等效”。也因此片中病人婆婆恳求警察:“别再追查印度药了”。

 

 

仿制药到底该不该查?让警方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 

一边是受法律保护的专利药企,研发新药耗资巨大,他们定价有理。

 

一边是求生无门的弱势群体,他们只是想活命,这有什么错?

 

这个话题不仅成为全片的矛盾点,也成为现实中观众的讨论点。首映后即引发一场全民舆论热潮,媒体纷纷发文表态,有的为病人们声援,也有的为正版药企正名。

 

《我不是药神》电影传播声量TOP10媒体及媒体倾向

数据来源:HCR慧辰资讯旗下慧思拓媒体监测平台

 

人命关天,自然舆论偏向求生的病人们,但是最初研制出“救命药”的正版药企,不应该成为众矢之的

 

正版药缘何“天价”?

 

从费城染色体的偶然发现,到格列卫正式诞生,风风雨雨已过半个世纪。格列宁的成功背后,凝聚着几代科学家的共同坚持与智慧。当然,如果没有资本在背后支撑,整个流程会艰难无比。

 

从1997年至2011年间,诺华的总研发花费就达836亿美元

其中只有21种新药获批,平均每个新药花费为40亿美元

 

 

研发投入可见一斑,况且一旦过了10年专利保护期,还会面临被大量仿制的情况,赚不回本是常有的事。这也是正版“格列宁”天价销售的原因。显然,影片在艺术创作时无意中将正版药企“诺华”过度妖魔化了。

 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 

片中假药贩子张长林说:“这世上只有一种病,穷病!”

 

 

既然生病无奈,药企有功,因为而买不起药,就应该是酿成悲剧的原罪吗?

 

现实中的网友们观点各有不同:

 

 “虽然这世界上最大的病是穷病,但即使再穷,在人性最边缘的地带,也永远闪耀着最美的人性之光。愿我们生而平凡,却不忘努力去创造更好的生活,始终保持善良,坚持真诚,相信人性,并且为之感动。”

 

“最大的病是穷病,最好的药是善良,人心善恶,渡己渡人。”

 

“单价2万多的药,能进医保,哪怕只是在一小部分城市纳入了医疗保险,我觉得国家都很了不起。”

 

“做仿制药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药企却没有动力去做高质量仿制药,因为强势的公立医院更喜欢高价药。”

 

“接触过很多国内仿制药企业,先不论专利药,即使是仿制药,研发周期长,研发成本昂贵,原料受限,表征设备投资大,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。一味的把责任推到药企头上,看着大快人心,实则毫无益处。”

 

“怎样在保障研发动力的同时,让更多人享受到新药的福利,则是一个远比电影复杂的事情。”

 

影片并未对此有明确定论,但却借由片中角色之口,道出弱势群体的心声。面对黄毛的死,程勇对警察嘶吼:“他才二十岁,他想活命,这有什么错?”也将全片推向高潮。

 

黄毛的死,确实不该,正如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去省委要求格列宁纳入医保时所言:“有病没有药是天灾,有药买不起是人祸。”

 

影片的最后,“药神”程勇站在审判庭中说出:“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,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。”

 

 

而这一天,真的在片尾实现了:格列宁正式纳入医保范围,从此“药神”成历史。

 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荧幕面前的现实生活中,国家利好政策接连传出。

 

“2018年4月3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》明确提出,要促进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平等竞争,更大空间的医药降费值得期待。”

 

 

近日,国家医保局发文称:将开展准入谈判,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。

“随着抗癌药新规逐步落地,各有关部门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,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,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”。

 

生活,真的在慢慢变好。

 

 
 
 

互动问答